二十大报告乡村振兴研究专题之三 以什么方法推进乡村产业振兴

时间:2022-11-27 作者 :超级管理员

  二十大报告乡村振兴研究专题之三 以什么方法推进乡村产业振兴强调,要“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建设农业强国,扎实推动乡村产业、人才、文化、生态、组织振兴”、“发展乡村特色产业,拓宽农民增收致富渠道”。以什么意识、思路和方法推进乡村产业振兴,是亟需研究阐释的重要问题。

  理性的同质化发展方式表现为动态的递进型特征,即“模仿(同质化)-创新(差异化)-再模仿(同质化)-再创新(差异化)……”。如果丧失了这一动态递进的特点,则会导致整个城市和乡村进入衰退。与我国660个城市经过20年发展形成了“千城一面”的情境大体相同,不仅几十万个行政村同质化发展问题变得突出,而且在已建名录的几千个传统村落中“千村一面”的发展趋势也正在形成,而且空巢化和单纯旅游化的问题也变得日益严重。不仅如此,在乡村振兴中采取在以往城镇化建设和服务中惯用的线性化思维、工业化思维、城市化思维和陌生人思维来策划、规划、发展、建设和治理乡村的做法,也较为普遍。这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乡村振兴促进法》提出要“充分发挥乡村在保障农产品供给和粮食安全、保护生态环境、传承发展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等方面的特有功能”的要求有较大差距。因此,亟需以品牌意识推进乡村振兴。

  为此,2021年11月30日,国家乡村振兴局党组书记、局长刘焕鑫出席由人民日报社主办的2021中国品牌论坛,在《以品牌意识推进乡村振兴》为主题的讲话中明确提出“在新发展阶段,高质量推进乡村振兴,需要深化品牌理念,把品牌意识转化为高质量发展的工作要求,贯穿于乡村振兴的全过程”。品牌既是一种稀缺的战略性资源,又是一种高效配置资源的市场化手段。具体来说,就是要在乡村振兴中牢固树立品牌传承性、品牌差异性、品牌相关性、品牌正确性、品牌专用性、品牌一致性、品牌活力性、品牌资产性和品牌效应性等品牌纵向思维,品牌辩证性、品牌逻辑性(遵循从品牌大道观、品牌整体观、品牌整合观到品牌发展观的品牌生成逻辑思维)、品牌象数性、品牌形象性和品牌直观性等品牌横向思维,品牌体系性、品牌生态性等品牌层次思维意识。其中,传承性和差异性是乡村振兴的首要意识,效应性是终极意识,其它为过程类和工具类意识。

  目前,主流的乡村分类研究大多基于产业经济视角,将乡村类型划分为农业主导型村、工业主导型村和商贸主导型村,并依据产业特点进一步细分,将农业主导型村划分为传统耕作村、林业村、牧业村等;工业主导型村可进一步划分为矿产加工村、木材加工村、农副食品加工村等;商贸主导型村可进一步划分为仓储物流村、观光游憩村、专业市场村等。这种分类只能看出“一村一品”的当前形态,忽视了升华发展的路径,源于缺乏走出去和引进来的市场视角。因此,需要在立足“一村一品”的基础上,结合资源禀赋、产业广度和市场深度进一步拓展、分类和施策。

  具体来说,可分为特色小镇(仅约1%的乡村适合)、田园综合体(仅约2-3%的乡村适合)、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体(仅约5-8%的乡村适合)、一村一品三产融合发展体(仅约10-20%乡村适合)、一村一品产供销存发展体(高达30%以上乡村适用)、一村一品配套支撑发展体(高达50%以上的乡村适用)六大类。不同类型的分类施策项目,都有适用条件。例如,田园综合体项目只有少数乡村才适合。在上述乡村产业项目策划规划和建设运营过程中,还亟需树立产业品牌化和品牌产业化两大核心理念。

  面对全新的乡村产业振兴,缺乏可资借鉴的先进经验。已有的村规总体千篇一律,缺乏对产业广度和市场深度的精准策划。通常是谁先返乡或谁先投资就把土地流转和房屋租赁给谁,无法形成建设的合力和整体的品牌效应,导致各种“烂尾”乡村项目较多。这既伤害了村民返乡创业的激情又使其深陷单个创业资源不足的泥潭,与此同时还浪费了宝贵的乡村资源、产生了众多的纠纷、错失了振兴的机会。因此,需要创新集中利用的工作方法。根据相关产业发展经验,要坚持乡村资源“集中利用”原则,应尽可能采取“十统一分”的产业发展振兴工作方法。其中,“十统”是指统一智库、统一策划、统一规划、统一投资、统一招商、统一设计、统一建设、统一营销、统一质量、统一管理”,“一分”是指分项或分散经营。这是因为,在乡村产业振兴过程中,如果没有统一的智库指导,就会出现决策混乱;如果没有统一的策划指导,就会出现规划混乱;如果没有统一的规划指导,就会出现投资混乱;如果没有统一的投资指导,就会出现招商混乱;如果没有统一的招商指导,就会出现设计混乱;如果没有统一的设计指导,就会出现建设混乱;如果没有统一的建设指导,就会出现营销、质量和管理混乱;如果没有统一的营销、质量和管理指导,就会出现经营混乱。其中,策划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预先决定是什么、做什么、为什么、何时做、如何做、谁来做的问题,而规划主要是谋划在何处做(空间)、项目体系(设施)、环境条件保障和技术参数测算等问题。因此,孰先孰后,绝不可颠倒。此外,很多乡村在主导产业、主体风貌、主题文化和主打品牌没有确定的情况下,就直接进入乡村设计和建设阶段,导致“叫好不叫座”和无法实现产业化发展的尴尬局面。总体而言,上述每一工作步骤和方法都同等重要,但在工作顺序上却有先后之分。

  可见,乡村产业振兴要坚持以统分方法推向集中利用。这就是方法论问题。目前,在具体的乡村产业振兴工作推进中最欠缺的除了系统的思维之外,就是科学的工作方法问题。反观,全国各地很多乡村产业振兴效果不理想甚至出现各种长期纠纷和困境,绝大多数都违背了“集中利用”原则和“十统一分”方法。但是,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少数已实现产业振兴的乡村如陕西省袁家村、四川省战旗村等基本上都遵循了上述品牌意识、市场思路和统分方法。

  张 锐:男,1976年生,管理学博士、教授、硕士生导师,品牌学、全面品牌管理、品牌战略规划专家,重庆文理学院品牌科学研究所所长,《中国大百科全书(第三版)》品牌百科专题编委,全国品牌社团组织联席会秘书长、重庆市品牌学会秘书长、重庆市中外文化产业发展研究会副会长,重庆市社会科学专家、重庆名牌农产品评审专家、重庆市社会组织评估专家、江苏省品牌学会发起人、好品优品品牌智库专家、河南省品牌促进会/河南品牌智库特聘专家、宁夏蓝图品牌研究院智库专家、CCTV年度品牌发布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品牌人草原智库联盟理事会副主席,2017中国品牌人年会十大品牌专家,2019年度重庆市发展改革委重大专项《重庆市品牌建设策划推广方案》项目负责人兼首席专家;从事中国特色品牌学构建与全面品牌管理思想研究22年,主持品牌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三项,主持主研省部级课题三十余项,出版《品牌学》、《全面品牌管理》等品牌专著八部,发表品牌论文百余篇,荣获省部级社科奖七项,承担品牌建设、乡村振兴和研学教育咨询策划服务项目四十余项;先后担任远东控股集团等品牌管理产学研基地负责人,《管理学报》《管理评论》审稿专家,《品牌研究》杂志编委;长期担任政府、社团和企业品牌战略顾问。